记住邵度 忆田园摄影家邵度 抉发日常的诗意 邵度,历史的忠实记录者
 
记住邵度
袁毅平(著名摄影评论家)

邵度,一位深有艺术造诣的著名摄影家,他既善于人像摄影,更长于风光摄影, 由于他的熏陶,他的儿辈邵家业、邵羡冰以及孙辈邵大浪都已经成为当今的优秀摄 影家。这样的摄影世家,我看不论中外,不能说没有,但也是罕见的。1970年,正 当邵度先生在摄影创作上意欲继展宏图时,无情的病魔却使他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 今年是邵度先生诞辰90周年,他的儿孙辈们为实现他生前想出一本摄影作品集的遗 愿,决定出版邵度先生的这本摄影作品纪念集,以告慰他在天之灵。

关于邵度的摄影生涯和艺术成就,我曾用“路春野”的笔名在1987年第3期 《中国摄影》上以《情真意切》为题,作过简略的介绍和评述,现在趁出版他的 纪念影集之机,再就他的美学思想和艺术实践,补说几句也许是“画蛇添足”的话, 以表怀念之情。

志在山水

邵度早期涉足人像摄影,但他志在山水,逐渐把镜头转向了家乡的自然风光。这 是因为他热爱祖国的大自然,尤其是家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能掀起他胸中的 情感波澜,因此,他常常徜徉于家乡的山山水水之中,通过耳濡目染,从中获得莫大 的愉悦,陶冶着自己的情操。这种山水审美活动,无疑是一种高级的精神文化活动, 而他用相机去反映家乡的好山好水,这又是一种情真意切的艺术创造。

在邵度的作品中,不论是山,是水,是草,是木,无不饱含着他自己的真挚情感。 不妨以1942年拍摄的《风雪夜归人》和1961年拍摄的《瓯江日出》这两幅作品作个对比。 前者是在日寇侵占、山河破碎、中国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社会背景下拍摄的,画面 清冷、凄凉、孤寂、黯淡,一片萧索景色。而后者则是他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2 周年而创作的,画面轻雾漫洒,江天一色,朝阳的光辉普照在浩瀚远伸的江面上,各种 船只穿梭般地来来往往,一片繁荣景象。显然,这两幅具有不同时代特征得作品,表露 了作者前后两种不同的情感。其它如《万山欢跃迎朝阳》、《春水盈荡渔舟漾》等作, 作者也都以满腔的热情赞美着祖国多娇的江山。“心诚则灵”,只有酷爱山水的人,才 能全身心地拥抱山水,使山水审美不断深化,进而创作为艺术作品,使大自然的美跃然 纸上,升华为富有华夏民族特色的艺术美。

贵在脱俗

艺术作品,最怕浅俗,尤忌媚俗,庸俗,鄙俗,有些作者故弄玄虚,哗众取宠,作 品俗不可耐。此类作品不仅缺乏魅力,反叫人反感。与此相反,邵度作品德特色之一, 正在于清雅不俗,虚静淡泊。这里顺便拈出几幅为例:那轻烟浮沉的《烟云常绕削壁峰》, 那薄雾迷漫的《一江暖雾小春天》,那微风轻拂的《芦花泛白报秋深》,那细雨绵绵的 《秀丽松台烟雨中》等等。这类作品无不表现了一种超逸绝俗、清净空灵的境界。然而, 邵度作品的超凡脱俗,与那种企图摆脱尘缘,逃避现实的“出世”之作毫无共同之点。 这只要看看他那些引人奋发的《逆水行舟》,励人上进的《光与云的竞争》,激人勇制 困难的《荆棘丛中别有天》,晓人自强不息的《滔滔江水向东流》等那些富有哲理性的 “入世”之作,就可窥其一斑,就更不用说前面提到的《瓯江日出》,以及他在1936年 拍摄的,旨在表现抗击侵略者来犯的《雄视》等作品了。

常言道:影如其人。什么样的作品出自什么样的作者之手。邵度作品之所以清心雅 正,超逸不俗,这与邵度胸襟宽怀,淡泊名利的人格修养和高尚精神境界有着密不可分 的关系。这也就是说邵度的人生观影响着他的审美取向和作品的格调。

气韵俱足

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来看邵度的作品?我在看他的作品时,总感到作品中那些山啊, 水啊,树木啊,花草啊,似乎都是灵性的,都充满了勃勃的生机,游散出一种鲜活的 生气,呈现出一种和谐的韵律。这也许就是南齐谢赫所提出的“气韵生动”吧。“气” 即“元气”。原是中国古代的哲学概念,后来逐渐引入美学领域,从审美意义上使用 了“气”这个概念。气是万物的生命本源,宇宙,山水,人体,文艺作品,艺术形象 等等,无不贯穿着气,有气则生,无气则死。而“韵”,是由气构成的一种节律感。 同样,不论是人,山水,艺术品等等,都是各有各得韵致。气和韵的关系是以气为主, 韵依附于气。所谓“气韵生动”,它的含义涉及审美主体,审美客体,作品德艺术形 象以及艺术表现的韵律,韵味等。单从作品来讲,主要是指艺术形象显现出来的鲜活 生气和盎然生机,以及画面上呈现出来的节奏和韵律。我看邵度的许多作品,其中所 反映的山水风光乃至人文景观,都充满了生机活力和富有美感的韵律。那随风飘荡的 《朦雨催春柳开眼》,那众帆徐进的《瓯江晨曦》,那气脉流畅的《清濯一水遥相通》, 那气势夺人的《龙湫观瀑》,以及《春水盈荡渔舟漾》、《风起云飞扬》等作,不仅 富有生气、活力、生命力,反映了天地万物的真气,同时通过光影色线的组合和画面 构成,以及虚实、浓淡、动静、疏密等个性化的处理,都给人以一种富有弹性的节奏 感和别有意味的神韵。这些韵味十足的画面,形成了邵度作品的深层意蕴和美妙的意境。

当然,“气韵”不单是指作品,同时也包括了审美主体(作者)的人品、学养、气 质精神以及创造力等内涵。这就是说,人品好,学养深,气质精神高尚,创造能力强, 那么一般来讲,作品自然高格,气韵也自然生动。邵度怎样?且听熟人对他的评价: “邵度一生立身廉、处事俭、取予义、交友信。”“邵度举止稳重严肃,胸怀豁达开 朗。”“邵度勤奋好学,酷爱文学和美术,既注重艺术修养,更注重思想修养。” “邵度善于借鉴中国山水画和古典诗词的美学思想,首重意境。”......这,也许就 是邵度作品气韵俱足的底蕴和真因。

自然天成

邵度作品的另一个特色,是自然朴素,妙景天成。在他的作品里,几乎看不到雕 琢和斧凿的痕迹。应该说,他的山水风光大多是写意的,然而又都是用写实的手法拍 摄的,可以说是一种纪实风格的写意风光。与那种“合成”、“拼凑”、“集锦”式 的或加用效果镜以及后期工艺手段制作的风光作品,是很不相同的。当然,艺术样式 是允许而且应该多种多样的,可以是错彩镂金,也可以是出水芙蓉。用儿歌里的话来 说:“萝卜青菜,各人自爱”,审美意趣本来就是多元化的。但从我国传统的美学观 点来看,很多人似乎都赞赏质朴自然,天生意趣,而不取过于斧凿雕琢,尤其反对矫 揉造作。即使对那些经过精雕细刻、惨淡经营的作品,也要求少人工味,做到“天衣 无缝”,也就是做到“大巧若拙”,技巧高超而看不出技巧。而邵度,他是个实实在 在、朴朴素素的人,所以他也喜欢拍实实在在、朴朴素素的照片。我所看到的他的作 品,不论是自然景色或人文景观,都仿佛是一种天成的造化,散发着一股清新芬芳的 气味,流露着作者自然倾泻的真情实感。

说邵度的作品朴素自然,不加雕饰,当然不能与“自然主义”相提并论。邵度作 品固然是再现了带有原汁原味的自然景色,但这不是自然形态的纯客观的“翻版”, 而是运用娴熟的技巧,对客观自然进行了提炼、选择;对光影色线等形式因素进行了 精心的组合;更重要的是他赋予了客观景物以真挚的思想情感,所以画面上呈现的已 经是“心灵化”了的自然景象了。邵度谙熟我国传统艺术和美学思想,摄影创作中善 于借鉴中国山水画和古诗词,但这不是形式上的模仿,而是借鉴其艺术内蕴和艺术方 法,借此创造他自己的摄影艺术意境。

邵度先生离开我们已经近30年了。他所钟爱的,也是他毕生为之默默奉献的摄影 艺术,已由他的儿孙辈以及众多的摄影后生继承着。人们将永远记住邵度这个名字。

2000年八月于北京

回主页    联系网管